彼岸茶蘼

(◍´꒳`◍)

消失月户:

是我很喜欢的那套中华风的f4……没耐性的摸了摸……

其实这套最喜欢的是敦的设计!而且跟基友讨论了一下衣服最后把我搞得突然有点梗,因为很喜欢这套的所以想画这套中华风的神经病小漫画,就几张那种!


虽然我举得我现在想的只是gag漫画并没有很明显的CP向,不过最后可能还是会有点敦芥和太中吧??老实说我画gag的时候就会不知道是不是别人看来CP向很明显,所以到时候可能还是会打CP的tag预警下(…………)

哎,我还是画了再说吧

【太芥】圣诞篇

※不定时更新
※甜,有ooc

12月24日,圣诞夜。横滨应景地下起了小雪。
明明已经临近12点了,大街上的人还是有很多,不过大都是一对对的情侣们。
看着两旁装饰着彩灯的树和面前一身红色圣诞老人装,被周围人所关注的太宰治,芥川龙之介不由地叹了口气:“太宰先生……您这又是在做什么?”
太宰治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大大方方地走到芥川的面前,突然抱住了他。就在芥川快要爆发的瞬间,太宰松开了抱着对方纤细身体的手,改为拉着手:
“圣诞快乐~龙之介!”随着零点时分钟声的响起,芥川的脸微微泛红,“这是我送给龙之介的礼物喔~”
芥川的瞳孔微微瞪大,一脸的诧异:“诶?”

将时间推到3天前的早上。太宰和芥川在经历了分别来自于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历时半个月的“奴役”后,终于给他们俩放假了,美名曰:
“给你们俩一个亲热的机会,不是快到圣诞节了吗。”by国木田独步

「原来你还记得啊!」但是碍于他们可能又会给自己增加工作就不说出来了。

“好累啊~”这是一会到家就躺倒床上的太宰治。
“还请不要躺在床上,衣服很脏。”这是刚刚执行完任务的芥川,此时正打算去洗个澡。
床上的太宰翻了个身,看向窗外缓缓下着的雪,又看向趴着看向正在脱下外套拿换洗衣物的芥川说:“已经下雪了啊?那今年的圣诞节继续送你苹果吧~”
“……只有那个绝对不可以!”芥川难得对太宰有如此坚定的拒绝,并且直接走进卫生间,还把门给狠狠地带上。
太宰只是笑了笑,眼中满是柔情。毕竟他可没有错过芥川微红的脸颊和耳廓。
正在洗澡的芥川看着镜子中脸红的自己,颇有些抱怨:“什么啊……”
记忆中,去年的圣诞节,太宰先生在大清早送自己了一个苹果。当时也没当回事,就直接啃了上去,毕竟太宰先生奇怪的举动自己也已经习惯了。但……但是……
在晚上就突然说自己也要送他个苹果!因为当时家里已经没有了,太宰先生就直接说:“那我就要这个‘苹果’吧……”然后就饿狼般地扑了上来,之后就……
一想到这里,芥川的脸更加地红了。

洗完澡后,芥川顶着一条白毛巾,带着一身热气出来了。一开门就看见太宰治纠结的眼神,便走向他:“怎么了吗?”
芥川一坐到床边,太宰就将芥川抱在自己的怀里,习惯性地用芥川头上顶着的毛巾给他擦干头发:“嗯,其实也没什么……”

「那就别一副“我很苦恼快来问我”的表情啦。」

实在是熬不过自家老师的眼神攻击,芥川就转过头问:“太宰先生……遇到什么问题了?”
本来就离得很近的两人因为芥川的转头就更近了,太宰顺势亲上了芥川的额头,眼中的温柔让芥川沉醉:“在想……龙之介到底想要什么圣诞礼物呢?”搂着怀中的芥川,太宰的确在为这件事发愁。
“……”
这个问题确实很难答。因为芥川本就是物欲不大的人,自从得到了太宰治的认可后就更不用说了。如果是最喜欢的话,那就是……
“太宰先生。”芥川点点头,没错,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太宰先生了。
“?”太宰有些疑惑。
芥川笑了笑,难得一见的笑容让太宰愣了愣:“我说,我最喜欢的,是太宰先生。”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将自己内心最渴望的东西表达出来。
太宰被芥川的话闹了个脸红,随即捧起芥川的脸,额头抵着额头,用鸢色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恋人,“真是的……龙之介太犯规了啦~”
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便直接吻了上去,感受着怀中人从内心传出的对自己的爱意,太宰不由得拥紧了些。

「这样的龙之介,我怎么会放开啊。」

经过那一夜,芥川发现自己和太宰的见面几率低了许多,甚至比两人忙于工作时的见面几率还低。芥川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但听到太宰说是他有些其他事要忙便也不再打扰对方。

「太宰先生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却没有想到,对方一边在为“自己媳妇儿真听话”而高兴,一遍又在为“自家媳妇儿不来看我”而低落。看得国木田独步一头黑线:这种自相矛盾的人为什么是我的搭档。在提出不满后还被太宰的“国木田君没有谈过恋爱当然不知道啦~”给堵了回去。

「这两个人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国木田独步在自己的“理想”上狠狠地写下这几个字。

两天后,平安夜。
晚上在接到太宰先生给自己打来“今天可能回不来了不好意思啊!!!”的电话后,芥川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已经两天没和太宰先生好好说过话了啊……太宰先生难不成是在躲我?」

思维已经发散到西伯利亚的芥川有些害怕,正打算给太宰治打电话却想到“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也就停了手。
看向窗外,灯火通明,应着今夜的雪,突然萌发了外出逛逛的打算。又记得太宰说他今天不回家,就打算自己一个人外出。
然后,就回到最初——“偶遇”了太宰治。

“太宰先生?为什么在这里?”芥川对于见到太宰治这件事表示十分开心,但同时也奇怪于太宰治的出现。

「而且还穿着圣诞老人的衣服。」

“因为想龙之介了啊!”太宰治好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和思念,“难道龙之介不想我?”眼里的闪烁着的锐利的光芒让芥川本能地感到危险。
“不,我也很想太宰先生。”
太宰治听后就缓和了脸色:“嗯嗯~我就知道龙之介离不开我啦~”
听到这里,芥川有些困惑:“所以,太宰先生为什么这两天不来见我?”难道真的厌烦了自己!?
看到脸色在不断变坏的芥川,太宰治立即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略微有些无奈和生气:“我说啊~龙之介不会以为我移情别恋什么的了吧。那样我可是会很生气的哟~”
芥川撇过头:“没……没有。”

「明明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好不好啊。」

对于自家恋人对自己明显的不信任,太宰表明:“我到底是干了什么让你这么不相信我啊~”话音刚落,就想出一个办法,“啊。龙之介,叫我的名字。”
“太宰……先生?”
轻轻地用手敲了对方的脑门,“不是这个啦~”
芥川反应了一下,脸红道:“……治”
“嗯嗯,就是这个。”看到芥川茫然的神色,太宰解释道,“‘太宰先生’什么的太生疏了啦~而且龙之介对我那么没有安全感,得有些让龙之介感到‘我是你的’,这种归属感啦~”
“唔”芥川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太宰先生可以把这些话说得那么清楚明白。

「明明是那么羞耻的话啊……」

“所~以~”太宰的眼中盛满了温情,“不是有句古话叫‘小别胜新婚’吗,我也想和龙之介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啊~”

「太宰先生……明明太犯规的人是你啊。」芥川此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给埋起来,估计自己的脸多半已经红到不行了吧。

“你的回答呢?”太宰慢慢地说,似乎是在确认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好的。治。”芥川没有任何的迟疑,因为这个人是他的老师,是他的憧憬,更是他独一无二的太宰治。
得到满意回应的太宰治开心地笑了,不管别人探索般的注视,拉起芥川的手:“走吧,回家咯!”
“嗯。”回到我们的家里去。

一路上,太宰和芥川的说话声没有断过,和他们彼此牵着的手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要穿成圣诞老人的样子?”
“诶~龙之介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
“……那太宰先生……不,治是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啊~因为我有特异功能啊~”
“……「人间失格」没这个功能吧。”
“哈哈,开个玩笑啦~”
“……”
雪,还在下着。

【太芥】04

※不定期更新

中岛敦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堪:双手双脚都是僵硬的,明明自己是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身处温暖的咖啡厅里,却依旧感觉到了寒冷。
“好了~龙之介给我们说明一下现在的状况吧!”中岛听见了太宰治欢快的声音。
“嗯。”芥川喝了口面前的热水,“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今天森鸥先生跟我说⋯⋯”
“Stop!”太宰治突然大叫一声,把芥川和中岛敦吓了一跳,“你们就不觉得饿吗?先点些吃的,边吃边聊吧!”
“好的。”
太宰治叫来了服务员:“那边那位美女,可以帮我们点单吗?”
“当然可以。”
“啊啊~像你这么美丽的人怎么可以埋没在这里呢!人生应该还有更值得去做的事情啊——请问您愿意和我一起殉情吗?”
芥川似乎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太宰治,面色僵硬着,却是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直直地看着太宰治。
中岛敦发现似乎芥川不大会“对付”这样的太宰治,于是尴尬地笑了笑:“太宰先生平时就是这样的⋯⋯还请不要介意啊。”然后无奈地戳了戳坐在旁边的太宰治:“太宰先生!我们今天还有正事要做呢!”

「既然太宰先生相信他,那么我也⋯⋯可以相信他吧?」

“是是~”太宰治也感受到了身上停留着的带有一丝委屈的目光,然后随口抱怨了一句“敦君真是的。麻麻~还是先点单吧。”
“好的。”女服务员还是带着一脸的微笑。
“嗯⋯⋯先来一碗热的红豆沙,再来一杯啤酒吧!”太宰治随意地翻动着菜单,“敦君,你要吃什么呢?”
“茶泡饭!”星星眼。
“真的是⋯⋯你还没吃腻吗?”太宰的无可奈何脸,“上次不是都说‘以后再也不要吃了吗’。”
“诶!什么时候?”
“⋯⋯算了。”太宰治转头看向站了许久的服务员,“小姐,就先点这些吧。”
“好的。有需要可以叫我。”
中岛敦有点疑惑地瞥向芥川龙之介,然后悄悄地问太宰治:“不给芥川君点一些吃的吗?”这样会不会显得他们侦探社太小气了啊?
“已经点好了啊。”太宰看向已经呈上的红豆沙,上面散发的热气让人感到暖和些许。太宰治示意服务员把红豆沙端给坐在自己对面的芥川,然后感叹道:“速度还真快呢!”
所以太宰先生是直接给芥川君点好了吗?中岛敦感觉到了太宰治对芥川的特殊,但因为不是很确定这份感情所以打算先不问。
太宰此时没有在意中岛敦,只是看着面前一口一口吃着碗里红豆沙的少年,明明已经因为自己的注视而脸红,却还依旧强装镇定地吃着。

「真可爱呢⋯⋯」

终于,等到芥川和中岛在太宰含笑的注视下吃完饭,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
故意忽视桌上堆积了十几层的碗,和中岛敦夸张鼓起的肚子,太宰笑眯眯地说:“好了。开始谈正事吧。”
“嗯。”芥川点了点头,先开口,“这次的事,港口黑手党表示不知情。在多次的调查中,确定了这次的事情是有其他人在从中作梗,企图诬陷我们。”
似乎是因为一次性说了那么多话,口有点干,所以喝了口面前的白开水,清了清嗓子:“所以说,森鸥先生派我来找出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并且⋯⋯”

「好好地和太宰君一起相处吧~」

一想起离开前森鸥外那个莫名的微笑,芥川就不由得感到烦躁。
“⋯⋯”太宰治像是明白了什么的样子,也露出了类似森鸥外的笑容。
不好的感觉在芥川的心中蔓延,但由于是太宰先生,所以硬是忍下了这股不安,却也只是安静地等待对面二人的反应。
中岛自然是不会对现状有任何的回答,毕竟这件事情的主要决定权在太宰治的手上。

「但是一直不说话看着别人不大好吧!」
在中岛敦都觉得自己脸上的黑线快实体化了时,太宰治才悠悠说到:“嗯⋯⋯这次侦探社可以帮助你们喔~但是——”
故意调高分贝来吸引某人的注意,一旦得手便笑得像个孩子一样,“这段时间,龙之介要和我们在一起哟~”

「来吧,来吧。」

“嗯。”芥川没有犹豫地答应了。对太宰治的信任,这或许是一种比习惯更加坚固的一种东西吧。

「当你跳入这个陷阱的那一瞬间起,就注定了你逃不出去了。」

“交易成功~”

“于是,就到了这里?”中岛一脸的难以置信,“为什么会到这种地方啊!”
目前他们站在集装箱上。是的,就是那种专门放集装箱的港口。明明已经深夜了,周围不远处的红灯区还是喧闹一片,但是唯独这块地方,安静到刚刚中岛敦的一句话甚至有了些许回声。
“⋯⋯”芥川依旧不做任何评价,只是能从他的表情中看到一丝无奈。
“啊啦啦~敦君太激动了啦。这种地方不也挺好的吗~”太宰治说罢还夸张地挥了挥手。
“是⋯⋯是吗。”无可奈何脸的中岛敦。
突然,太宰治用手式示意两人安静,然后将他们的身子下压,轻声地说:“有人来了。”
二人都明白这些人多半和这次的事件有关,所有就连芥川也没有怨言,顺着太宰治施加的力气弯下腰。
“那个啥啊,我们这样做BOSS真的不会怪罪我们吗?毕竟他只让我们⋯⋯”一个戴着帽子的微胖男子,声音因为有口罩的阻挡而听不清。不过那一口明显的关西腔还是很明显。但也不可能就因为这个来找人。
从黑暗中默默地走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黑西服,黑西裤,白衬衫⋯⋯衬衫的第一二颗扣子松开,露出的皮肤上好像隐约有个印记。
「可恶,离太远了,完全看不清啊!」
中岛有些好奇,正打算向前几步去看个清楚,却一把被芥川龙之介拉住,就在快叫出声的一瞬间,嘴又被太宰治捂住。
中岛敦的脑子里充斥着「太宰先生和芥川龙之介在合伙整我」的念头。但随即又立即打消了。
‘有监控器。’太宰治用唇语提醒中岛,中岛顺着太宰的眼神看去,不出意料看到一个微型监控器被安放在两个集装箱之间。
由于这里是监控器的死角,所以他们现在没有被对方发现。估计是对方没有想到有人会爬上四五层的集装箱去偷听别人讲话吧。也难怪太宰先生会选这个地方了。
中岛敦向太宰治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又转过头用口语对芥川说:‘谢谢啦。’
芥川只是侧了侧头,没有理睬。
中岛也没有在意,尽管只是相处了半天,但也足以让他大致了解芥川龙之介的性格。
就在他们说话的期间,对方也开始交谈了。
“没关系。”那个穿着西装男嘴里还叼着根烟,略微的火光和隐约的灯光印出他脸上的疤痕——一条从眼睛到嘴唇上部的疤。
他的声音也是有些沙哑,多半是因为长期喝酒抽烟的缘故:“BOSS说了,这次的任务目标里有个麻烦的人物,所以做大点也没什么关系。你就按照命令去干吧。”
芥川感到这个人的外貌和声音到有些熟悉,但一时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只好耐着性子继续听下去。
要是平时,他估计直接用「罗生门」冲出去,硬打得叫对方说出幕后主使了。即使这样有些危险,毕竟还不清楚对方的实力,但不得不承认,绝大部分还是芥川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

「幸会这次龙之介没有什么过激反应,不然这次多半会载倒吧⋯⋯」

太宰治暗暗庆幸,却注意到了芥川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却也开始注意这个西装男了。
“啧。”微胖的男人有着明显的不屑,“什么人会有我们厉害啊!切!看咱一枪一人头!”
西装男的笑容还是没变,烟头上的火星似乎快烧完了:“哼,对方可是有名的‘祸狗’呢。小心点吧~”
说完,就把嘴微张,烟径直掉落到地上。抬起脚,将烟踩灭。然后转身,离开。
“喂!”微胖的人虽然嘴上说不在意,但还是询问着,“到底要咱担心什么啊?”
“「罗生门」”
语毕,西装男已经不见身影了。
“切。”那人转头招呼其他人离开了。

中岛敦有些疑惑,他好像感觉到,在那个西装男离开的前一秒,他好像回头瞥了一下这里。

「怎么可能嘛。」

自我安慰了一会儿就回头看向芥川龙之介。其实早在西装男提到“祸狗”时,他就已经瞄了一眼芥川了,不过芥川一脸“我不认识这个人”的表情让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了~”太宰治活动了一下略有些麻的腿,然后笑着说,“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明天再看~”
中岛敦比较担心:“但是,这次的事⋯⋯”毕竟事情比较大,不早点调查清楚就不让人安心啊。
太宰治摇了摇头,指向手腕上的手表:“已经凌晨一点了~乖孩子该睡觉咯~”

「什么啊,那种哄小孩子的语气!」

不过就算是芥川,也感觉到了些许疲惫,但由于是在太宰治的面前,还是强装成毫无困意的样子。
就在芥川认为太宰先生已经忘记自己存在的时候,太宰治突然道:“看啦!龙之介也困了呢!”
芥川收起下意识的反驳,惊讶于太宰先生一直关注自己,却也淡然地在中岛难以置信的目光下缓缓地点了头:“嗯。有点。”
不理会中岛的诧异,芥川龙之介知道太宰治对他们的用心。

「其实太宰先生是担心我们明天的精神状态吧。所以才用这样别扭的方法来提醒。」
「这样的太宰先生就是我所愿意用一生来追随的人啊。」

就连芥川自己也没发现,现在他看向太宰治的眼神中,充满了憧憬。

「太宰先生,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只想追随着您,然后和你站在同一地方罢了。」
——————————————————————
终于在12月前放出了这篇文,感动~(ˊo̶̶̷ᴗo̶̶̷`)虽然一如既往地感觉太芥的感情线没什么特别大的发展,但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୧(⁼̴̶̤̀ω⁼̴̶̤́)૭最后,欢迎各位来评价点赞哟~( ̄~ ̄)

【太芥】03


※不定期更新

太宰治在送走中岛后,一回家就看到了一副失落的芥川龙之介: “这幅丧犬般的样子真让人不爽呢。”更喜欢意气风发时的你。
“⋯⋯”芥川感到莫名的烦躁,从看见中岛敦时就压抑着的不满在这个时候似乎想要从身体中冲出。
“不好意思,太宰先生。”芥川猛地站起,把沉思中的太宰吓了一大跳,“我先走了。”
还没等太宰有任何反应,就看见一个黑影迅速地拉开窗户,然后跳下。
“⋯⋯哈?”

「等,等一下!就算再怎么急也不用跳窗吧!」

太宰快步走到窗边,正好看到了用“罗生门”包裹自己身体以免受伤的芥川。然后就看到芥川装做无意向后看自己的举动。在自己被发现后,不出意外看到了芥川的后脑勺和从发丝中露出的微红的耳朵。

「还是小孩子呢。」这样想着的太宰,心情一下好了很多,哼着歌走向房间。

「然后,就去处理敦君说的事吧!」

“哟~大家早上好啊!”太宰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向武装侦探社的各位打招呼。
“太,太宰先生早。”每个人都带着奇怪的表情回应太宰的问好。一开始太宰还没怎么在意,但在国木田都奇怪地回应自己时,太宰终于忍不住了:“呐呐~国木田君,为什么今天大家对我都那么奇怪啊?”
国木田依旧注视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只是打字的手有些停顿:“这种事情你自己想去,不要打扰我。”
“诶~国木田君好过分啊!”太宰一脸苦恼地趴在桌子上,“我知道了!”
国木田独步推了推略下滑的眼镜:“我说啊⋯⋯”
“一定是我有变帅了,大家是因为不好意思和我一起殉情才会这样吧!”
“去死。”以为他会正常的我才是笨蛋吧。
“虽然我很愿意去死啦,但是没有美女的陪伴我是不会自杀的喔~”

「为什么对这种事情那么认真啊!」国木田独步一脸挫败,为刚刚和太宰一本正经地讨论自己感到悲哀。
“注意一下最近交往的人吧!”
“但是我最近没有和什么女性交往诶~啊!是不是国木田君想要找女朋友啦?”
就在太宰一如既往地调戏完国木田君并且忽视国木田的反驳寻找第二个对象时,社长福泽谕吉慢步走进侦探社。
“社长!”办公室里的所以人都立正站直,脸上带着恭敬。
福泽谕吉点了点头,在扫过一眼办公室的人后点了两个人的名字——
“中岛敦,太宰治,过来一下。有新的任务给你们。”
“是。”

空旷的办公室里,福泽谕吉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不禁感到有点头疼:“其实本来是不想让你们两个人去的,但最近侦探社事情太多了,人手实在不足,才会让你们去的。”
话说到这里,太宰治有点疑惑:“嗯?什么事情不能让我和敦君一起完成?”
“港口黑手党。”
“⋯⋯”
不可否认,如果说太宰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有99%是情绪正常的,那么那个罕见的1%就只有在遇上与港口黑手党,准确来说是和其中某一个人有关的事件。

「芥川⋯⋯龙之介吗?」中岛在内心默默的念着他的名字。

“而且,中岛也对港口黑手党有不好的情绪,所以如果你们提出拒绝也是可以的。”
“不用了。”太宰治回答地异常迅速,“敦君也没关系吧?”
中岛敦有点意外与太宰的肯定,但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参加这次的任务。
福泽谕吉叹了口气:“果然会这样啊⋯⋯”
“好了啦~社长”太宰笑眯眯地让福泽对他们放心,“所以这次是什么事件呢?”
一听到这句话,福泽谕吉的脸色瞬间就恢复到了以往的严肃:“嗯⋯⋯这次的事件比较严重。是关于港口黑手党的伤人事件。”
“为什么?”太宰治的反应很快,“如果是普通的势力清剿我们一般是不会管的。”
中岛敦听见后也连忙附和:“是啊,平时里他们也经常会去抓获名单里的人,但一般规模不大,我们也不怎么会理睬。”
“所以才要让你们去调查啊。”言外之意是这次港口黑手党的动作已经影响到了横滨的日常了。
福泽谕吉看向一脸诧异的中岛和面色凝重的太宰,下命令道:“你们两个,现在就去港口黑手党那里调查。切记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是。”

“就算说是要调查,但应该怎么做啊?太宰先生。”中岛敦现在和太宰治正漫无目的地走在横滨的街头。
太宰治难得的没有在街上乱逛,反而在仔细思考中岛敦提出的问题:“想要不打草惊蛇的话,只能先去事件的发生地点去看看了。”
“说的也是呢。”

“哇喔~这还真是大手笔呢~”太宰满脸惊讶的看着至今还被挂着警戒线的小巷,不由地感叹道。
中岛敦一脸无奈:“这哪里值得感叹啦!”话毕,便深深地叹了口气。无意间却又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嗯?”中岛敦甚至夸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芥川龙之介?”
届时太宰正好回头看向中岛:“敦君?”
“不,没什么。多半是我看走眼了吧。”中岛向太宰治笑了笑,“快走吧!”
“好哟~”

就在太宰治进小巷子的时候,芥川从一个拐弯口走出,看向太宰走进的巷口,又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一想起不久前森鸥外对自己说的话,芥川就感觉心情沉重了起来:
“芥川君啊⋯⋯”
“是。”
“这次有一个不知名的小组织在和我们玩猜谜游戏呢,所以要好好玩一场啊。”
中原中也一脸纠结地站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小角落里,他不相信森鸥外不知道武装侦探社那里也已经开始行动了,而且多半派的还是死青花鱼那个混蛋。整个港口黑手党的人都知道芥川和太宰关系不好,如果让芥川去,估计是免不了一场打斗的。
“是。”即使中原中也的内心在怎么波澜壮阔,芥川龙之介也不会知道。
森鸥外笑着看着面前身形略显瘦弱的芥川,又想到了前不久在大街上遇见的前下属,他表示对这两个人都很感兴趣。

回忆就到这里为止。芥川心想如果只有太宰先生还好,但是这次人虎也来了⋯⋯

「如果那个人虎不在就好了。」

芥川愤恨地向小巷里瞪了一眼,便径直离开了。

小巷里,太宰和中岛都皱着眉头。
巷子里血腥弥漫,尸体什么的虽然已经搬走了,但残留下来的血迹一直没被处理,导致一股奇怪味道的生成。
“太宰先生,这要怎么办?”中岛敦捏着鼻子,已经快要忍不住这股气体了。
太宰治虽在在一开始皱了皱眉,但没过多久就习惯了:“怎么说呢⋯⋯我还不确定,再看看吧。”
“这一次死了多少人?”太宰治突然问到。
“诶?”中岛敦明显愣了一下,“那个⋯⋯好像是8个吧。”
「太多了。」太宰在心里暗暗想到。「以前就算是有大规模事件也都会处理好,不让人发现。可这次却⋯⋯」
太宰喃喃道:“栽赃嫁祸吗?”
“嗯?什么?”中岛敦隐约听见了太宰的自语,便询问。
太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不,没什么。”然后就缓缓地走向巷口的一个拐角处。
“啊~对了哟,敦君,”太宰治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苦笑着看向中岛敦,“要解决这次的事件,估计得去趟港口黑手党了⋯⋯准备好了吗?”
中岛敦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迟钝,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啊嘞?”
太宰没有管中岛的反应,反而向拐口处说:“龙之介啊⋯⋯你怎么看?”
“我也正有这个意思,太宰先生。”芥川龙之介慢慢地走出拐角,走进了中岛敦的视线范围之内,“这次发生的事件,并不是我们港口黑手党所为。”

「所以,太宰先生你可以不要用一副怀疑的眼光看着我吗?」

——————————————————————
作者有话说:最近被期中考试压得方,所以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依旧接受大家的建议和好评哟~(。-`ω´-)






【太芥】02


※不定期更新

“龙之介,中饭要吃什么啊?”
太宰把头伸出厨房,询问着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喝茶的芥川龙之介。
“无花果,红豆。”
“好的哟~”

「总感觉这样的太宰先生好不习惯。」

芥川看着正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的太宰治,感受到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

「太宰先生⋯⋯好温柔啊。」

芥川此时正抱这一杯太宰刚刚给自己泡好的茶,懒懒地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太宰先生推荐的据说“女主特别特别好看,龙之介你一定会喜欢的”的狗血电视剧。

「太宰先生喜欢这种类型?」

看着电视中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芥川只是撇了撇嘴,心里觉得有点不舒服。
“等一下⋯⋯芥川!”
“是。”
芥川回应着厨房中太宰的话,身体不由地坐直坐正,就像是以前太宰在训练时训斥芥川的样子。

「太宰⋯⋯先生?」

“红豆什么的我还可以理解,但是无花果是什么鬼啦!把这种东西当做主食还怎么活啦!就是因为龙之介每天吃这种东西,所以才会这么弱呢!”
不变的太宰式讽刺。

“嗯⋯⋯”
「不,我就是这么活过来的。」

即使芥川在心里默默地反驳太宰,却也知道现在说出来只会继续被太宰治狠狠地教育一顿,多半还要签订什么“以后每天限制吃无花果和红豆”的不公平条约。
但是⋯⋯

「太宰先生⋯⋯好温柔啊」

即使语气中的讽刺显而易见,但是潜藏在话语里的关心和担忧还是被芥川所发觉。
就在芥川沉浸在太宰治的温柔中时⋯⋯

“叮咚!叮咚!”

“龙之介,可以帮忙开一下门吗?”
“嗯”
芥川的心中想着如果是武装侦探社的人那该怎么办,结果就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了他——
“人⋯⋯虎?”

中岛敦也是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一副戒备的样子:“你怎么在太宰先生的家里?你对太宰先生做了什么!”
“⋯⋯”
“果然,是你吗!”
在得到了芥川的沉默后,中岛就把他的沉默当成了承认。然后使用了异能力「月中虎」,猛的向芥川攻去。
芥川在第一时间里反应过来,用「罗生门」挡住了中岛敦的攻击。
“为什么不攻击我?”
在来回攻防了几回后,中岛停下了动作,疑惑地问向芥川。
罗生门所化成的幼蕨不安地动了动。但芥川的神情却明显的恍惚。
中岛敦看向略显烦躁的芥川,虽然不知道芥川现在有没有恶意,但以前的事他可没有忘记过。想到这里,中岛的心里想起了前不久刚加入侦探社的镜花,锋利的虎爪便冲向芥川。

「人间失格」

一开始太宰在看见芥川和中岛之间的冲突时,只是侧头关注了一下,并未多加理睬。但当太宰看见中岛敦虎化后冲向走神的芥川后,身体不由地动了起来。

「真是麻烦。」

即使在心中这样评论,但在看到芥川那略湿润和难得无措的眼神时,太宰的心里还是不免一紧。
“啊啦啦~敦君在对龙之介做什么呢。”
一开始还打算压抑自己的不满,到后来就直接忍不住地展现自己杀意。
“就算是敦君,也不可以伤害龙之介喔。因为这个孩子⋯⋯”

「因为这个孩子是我最宝贵的东西啊。」

中岛敦明显的一愣,随即便收起异能力,向芥川龙之介弯腰:“对不起。”
“⋯⋯不,没关系。”
芥川现在还没有从太宰的话里缓过来,只是条件反射般的回应。

「太宰先生又帮了我啊。好开心。」

太宰感受到了空气弥漫着的尴尬和无言,展开了平日里的笑容:“好了,既然没什么大事的话,就先吃饭吧~”
“嗯。”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绝对不会答应来太宰先生的家里!」这是在餐桌上的中岛敦。

“龙之介,不可以挑食喔~来,啊——”
“⋯⋯”默默地把头偏向一边。
太宰治挑眉。
“啊啊~有红豆汤呢!”
芥川的头立即转回来,眼神中多了几分期待。然而⋯⋯
猝不及防的一口肥肉。
芥川在太宰治充满威胁的眼神中默默地嚼着口中的肉,然后再在太宰治满意的目光中缓缓咽下。

「唔!好难吃啊⋯⋯但是是太宰先生给的,一定要吃下去。」

就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三个人吃完了中饭。其中中岛敦一直看着太宰和芥川,然后默默地拔了几口饭。
等到太宰把饭碗都洗好,芥川把餐桌整理干净,两人一起看向坐在沙发上身体明显僵硬的中岛敦。直到中岛敦实在承受不住双重的注视,脸颊边流下几滴汗时,才终于开口道:“那个⋯⋯”
“敦君有什么事吗?”太宰的笑容在中岛的眼中却让人瘆得慌。
敦犹豫地看了看太宰边的芥川,鼓起勇气说:“那个⋯⋯社长让我告诉太宰先生,这次关于港口黑手党袭击的事⋯⋯”
太宰治看了眼旁边的芥川龙之介,和中岛敦说:“这件事我会专门去问社长的,你现在先回去吧。”

「我是不是,又让太宰先生为难了?」
——————————————————————
作者有话说:果咩~(。・_・。)ノ由于本人近期手机被母上大人所收,而且临近考试,所以改为不定期更新。不过为表诚意,会变粗长哒!୧(⁼̴̶̤̀ω⁼̴̶̤́)૭

【太芥】中秋篇

※短篇,甜
※可能ooc
夜晚,芥川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的圆月,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回想起前天太宰给自己打的电话,芥川的火气又隐隐地上来了:

“龙之介,不好意思啊~社长说这次的任务太危险了我无论如何都要和敦君一起去!所以⋯⋯我估计得过几天回来了。对不起啦~”
“⋯⋯”
“龙之介最好了!”

即使芥川知道这些只是工作,但只要看见人虎和自己的太宰先生一起,甚至走在一起,他都会有一种不爽的感觉。

「总有种情敌的感觉」

但最终还是敌不过太宰的黏腻攻势,并且自己也不想给太宰先生添麻烦,只好默默地点头:“嗯。”

「开始想太宰先生了⋯⋯有点后悔。」

不知为何,莫名地想起昨天樋口一脸兴奋地和自己说:
“芥川前辈!听说明天好像是中秋节。”
“嗯?”
“就是和家人一起团聚的日子。”

「团聚吗⋯⋯」

芥川一想到现在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和人虎在一起的某个人,心中的无名之火就冒上心头。
眼睛不小心瞥到饭桌上的饭菜,脑袋里又出现了那个人的身影:

“龙之介,我把这几天的饭菜都给你做好了。记得要按时加热吃啊!”
“我会自己做的。”语气里是满满的逞强。
太宰低头看了看在生气的芥川,放柔了语调:“可是我不忍心啊。这些事交给我就可以了。”

「脑袋里全是太宰先生了。」

芥川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拿着桌上的饭菜去加热。
看着放满一桌子的菜,芥川心不由得暖了。

「太宰先生,还是关心我的。」

“叮咚——叮咚——”门铃声分外的急切。
芥川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走出去开门。只是没想到,一看门,就是那个脑海中熟悉的身影——
“太宰⋯⋯先生?”
芥川有些不确定地问了问,直到太宰将他拥入怀中,才有了些许实感。
太宰在抱过瘾了后,将还有些迷糊的芥川拉进房内,把手中提着的一个袋子放在茶几上,然后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
等到芥川回神,太宰已经拆开了那个袋子。
“这是什么?”
“一种叫月饼的食物喔~是在中秋节吃的。”太宰拿起一块在芥川面前,“特意帮你买了红豆馅的呢!”
语气中的得意和讨好不言而喻。
芥川眨了眨眼,咬了一口太宰手中的月饼:

「味道不错。」

侧头掩藏脸上泛起的红晕,然后问到:“太宰先生怎么提前回来了?不是说过要明天才能⋯⋯”
“难道龙之介不希望我早点回来吗?”
芥川连忙辩解:“没有⋯⋯只是有些奇怪,毕竟平时太宰先生是⋯⋯”

「毕竟平时太宰先生是能拖就拖的人啊。」

太宰的目光始终注视着芥川,芥川最终也直视太宰。太宰眼中的温柔让芥川有点不知所措。
“理由啊⋯⋯因为今天是和家人一起过的日子,可以吗?”

「家人。」

芥川突然觉得口中那块红豆,更加甜了。
——————————
中秋节到了,抑制不住自己洪荒之力的我默默地撸了一篇
(`・ω・´)本来想写长的 o(╥﹏╥)o 不好意思啦~

【太芥】01

※第一次写文,可能有ooc
※作者只看过动漫
※一周1~2更

「如果说自己当时没有被太宰先生带回港口黑手党,自己还会这样吗?」

安静的夜晚,漆黑的小巷里,芥川龙之介的白衬衫上映出鲜红的血迹,身上的黑披风破破烂烂的,连头发上也有血迹滴下。
芥川摇摇晃晃地走着,突然一个不稳,跌坐在冰冷的地上。

「现在想这个有什么用啊⋯⋯而且,太宰先生已经⋯⋯」

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白色头发名叫中岛敦的人虎,看见叫太宰的黑发男人温柔地抚摸他的头,然后一副冷漠的样子转过来对着自己:

“我的部下,可比你优秀多了。”

苍白的脸上显现出嘲弄的神色,又狠狠地咳嗽了几声。
这次组织派他来剿灭一个小团体。本来是很简单的一个任务,但是没想到对方的一个男人,有着“可以让人在1分钟内无法行动”的异能。就因为这个异能,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不过总算是完成了任务啊。」

召唤出罗生门来支撑自己已经不堪的身体,没想到——
“诶,罗生门还有这个作用啊。”
太宰治的声音从巷口传来,“我可没有教过你,把自己弄成这幅德行呢。”
语气中的嘲讽和冷漠必现无疑,但隐隐的还有几分关怀和心疼。
“太宰⋯⋯先生⋯⋯”
芥川最后的记忆,就是太宰治一副惊讶的表情,然后一片昏暗。印象中还有模糊的一句:
“真是个麻烦的孩子啊⋯⋯”


刺眼的阳光撒在白色的床单上。
床上躺着的,正是被太宰治带回家的芥川龙之介。而床边趴着,睡得安稳的是花了大功夫把芥川带回家的太宰治。

「被太宰先生带回家了吗?啊啊,感觉好失礼,不对⋯⋯又麻烦太宰先生了呢⋯⋯」

当太宰治醒时,看见的是一副懊悔和失落表情的芥川。

「多半又是因为自己麻烦我了吧⋯⋯真是和以前一样。每次都会一个人默默地在一边自我懊悔,像个小孩子呢~」

太宰治尽管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一副“啊啊你这个不肖徒弟总是那么不成器”的表情。
“不好意思,太宰先生。”
芥川努力地把自己心里漫溢的兴奋压下。
太宰看着面前那个一直追逐着自己却总让自己无奈的人:“要不要留下来住几天?”
看着太宰眼中难得一见的温柔,芥川一时仿佛着迷了:
“⋯⋯好”
“那~龙之介以后就住在我家吧!”太宰的语调中透露出显而易见的得逞的意味。

「感觉自己进了狼窝⋯⋯可以收回刚刚的话吗?」
——————————————
大家可以叫我戏语,因为是第一次写文,所以第一章有些短小 o(╥﹏╥)o 不过以后就会是粗长君惹(๑>ڡ<)☆有什么建议也都可以提出,我会接受哒୧(⁼̴̶̤̀ω⁼̴̶̤́)૭